大家好,我是阿飄/GhostASA。

相信大家這次有為我的帶牌所驚艷,而驚豔之餘,大家是否會好奇,我究竟是如何決定帶出這四套牌呢?今天,我這就來給大家解惑。

首先,爐石職業比賽,跟日常天梯的型態差異甚大。

「真正的比賽,在備牌的時候就開始了。」

早在牌桌前,你帶的牌就會影響你的勝率。世界賽Fr0zen選手的帶牌很能體現這一點,雖然Fr0zen失誤不斷,但陣容就是穩穩剋死對面,使Fr0zen一路殺至亞軍。這就是策略的重要,以及影響性。

對此我深有體會。

這次各個巡迴賽的海選賽我都有關注做功課。只是剛好不幸遇到坑道蠕蟲Nerf改版,我最後能取樣的樣本只剩下德國站以及巴西站。就這兩次的觀察,有一個趨勢。就是快攻Nerf明顯,越來越少人去帶快攻,四控成為主流牌型。(巴西站表現特別明顯而加入四控,會陷入一個雙方牌順的問題。)

目前四控的內戰勝敗,很大程度都被侷限於特定單卡。(控制法DK、控制術琳恩封印)誰的王牌來的早,誰就有很大可能獲得當場的勝利。

在比賽一開始,就要將勝敗訴諸運氣,這是我極力想避免的。

能先發制人、將自己的對戰定義為優勢對戰,何樂而不為呢?於是我開始著手於加入反控一方。但是我立馬遇到了瓶頸。當時環境的反控套牌,是沒辦法穩贏控制的。怎麼說呢?

沒錯,控制套牌都會看到它。

當時環境的任務藍龍德、任務法。都是核心生物過多,非常不耐老鼠(藍龍、昆恩、任務獎勵。複數學徒、大法師)。任務藍龍德的蠕蟲還被Nerf了,當時的任務藍龍德真的解完任務也有問題。

不過當時真的是十分幸運,在觀察其他區巡迴賽套牌的時候,我發現了monsanto這套任務德,當下驚為天人。馬上著手開始測試,與丹神調整套牌後,成為之後征戰主力。

為何驚為天人呢?讓我來分析給你聽。

任務藍龍德缺點

  1. 牌序問題嚴重:任務完成前,藍龍、昆恩不能都上手,手下費用過高,會無法使用月火術以外的法術(揮擊)來製造額外傷害,斬殺線大幅降低。
  2. 任務完成難度極高:除了451受詛咒的信徒外,沒有穩定可以解任務的手下。
  3. 生存難度高:任務藍龍德時常面臨苟活的問題,要交法術解場,又會降低斬殺線,陷入兩難。
  4. 懼怕牌組合心被破壞:藍龍昆恩都各只有一張,被拉出去其中一隻都是藍龍德的痛。

而衝鋒任務德都有解決這些問題

  1. 牌序:死亡之翼、昆恩是牌組其中一個核心、重要的爆發手段。但是0費衝鋒西瓜未必不能殺人。沒有一定要依賴死翼昆恩。
  2. 任務完成難度簡單:牌組有複數生物都超過5攻,不單依賴451。
  3. 生存較容易:衝鋒生物多,可以拿來當作解場使用,並且可以順便推進任務進度。
  4. 爆發核心多:衝鋒生物總共有5隻、西瓜、無面也各有兩組,即使對方有兩張骯髒的老鼠,也很難去破壞OTK流程。(唯一最大的弱點只有任務獎勵被拉出去)

 

兩相對照,這套衝鋒任務德的系統優越性是非常明顯的。

任務德、賊算是底定了我的反控陣容。

但是之後卻因為四控的型態各有不同、我發現到要關四控是有困難的。比如說任務德不好打贏有冰箱的控制法。最後策略慢慢修改成關術士。德國、巴西巡迴決賽32名玩家,共有29名玩家帶了慢速術士,比例非常之高。

而如何對抗術士呢?我自己慢慢整理出兩套法則。

  1. 在T10前快速擊殺(任務德、賊)
  2. 拆光術士所有的牌。

拆牌?直接聽起來非常抽象。我這就直接來提術士的勝利方式。

西瓜術

  1. 山嶺巨人
  2. 快速號召惡魔(武器、惡魔的僕從)
  3. 復活惡魔(DK、甚至有些人有配置恩若司)

控制術

  1. 琳恩
  2. 快速號召惡魔(惡魔的僕從)
  3. 復活惡魔(DK、恩若司)

還有慢速術士共通的特性,天生技大量抽牌。

術士是一個多核心的職業,每摧毀其中一個,都會很影響術士的續戰能力(939虛無領主、DK、恩若司、無面複製者、食肉立方怪、琳恩等等)

結合以上幾點,我選擇了控制力道強勁的控制聖、以及翠玉菜薩並加以特化。帶滿了拆武器去限制西瓜術的武器發揮,使末日守衛進場困難。爆牌魚去懲罰術士的抽牌速度。

薩滿毫無疑問是體系最克制術士的職業了。

妖術、退化可以很直接的去減少術士墓地惡魔的數量,使DK、恩若司無力化。大量的翠玉塑像(薩滿種到10/10以上很容易辦到),可以很有效的消耗完術士所有的解場與資源。並且最後的翠玉巨人,會直接以沉重的鐵拳結束遊戲。

至於聖騎士,相信也是大家關注的套牌之一。

做為一個有OTK能力,有反控元素的套牌,也成為了我陣容的一個選擇。為什麼最後套牌會長那樣呢?因為老實說,我對控制聖的原型不是很滿意。

相信不少讀者也遊玩過OTK聖,而OTK的成功次數相信也是慘不忍睹。

在大家都明白OTK聖運轉模式的狀況下,如何處理搶劫暴徒,並且不給硬幣的手法都十分純熟了。我一直在苦思如何經營出對方不得不打出法術的場面。

最後我靈機一動想到了穆克拉與托戈瓦歌國王。

你不給我用法術,那我就塞給你更多的法術逼你用。

出乎意料的,與爆牌的相性非常地搭。(遠古時期,其實爆牌賊也是有帶穆克拉的)

並且在比賽環境中,我使OTK聖的體系更為完整了,勝利手段也更為多樣。

  1. 爆牌:並且解完術士所有的勝利手段
  2. OTK:獲得硬幣、完成召喚四騎士的儀式
  3. 交換牌組:我的聖騎士都是快抽套路,完全可以抽完自己的牌組,想辦法經營爆牌魚+國王的combo,使對方強制疲勞,而我繼續笑著拿對面的牌組跟對面對戰。

我是有辦法經營無解的場面給對手的。

特別是在對面無法處理搶劫暴徒時,我在檯面繼續壓下托戈瓦歌國王。對面會陷入給我牌組、或者給我硬幣的困境,而這兩條路都是死路。

而這兩天比賽策略我認為是執行得非常成功的。不懂我戰術套路的人都下去了。(被爆牌拆掉過多的資源)

而了解我對戰方式的術士選手,也甚至不得不改變自己的玩法,去封印使用術士的天生技,只為了去防範我的爆牌。

而術士少了快速濾牌的優勢,在手牌資源不足的狀況下,很明顯應付各個場面的靈活度有降低,使自己暴露在直接輸掉遊戲的風險下,而且輸掉的機率還非常高。

以上,這就是我澳洲雪梨的帶牌策略。

我想告訴你們,術士是可以被針對的。

 

文:阿飄/GhostASA

編:Jeanno